「正片」「負片」怎樣分?經典菲林解構


負片的最早記錄是在1835年,由英國發明家Talbot使用塗有硝酸銀的圖紙作為感光材料成功拍攝負像。不過我們現在所使用的 菲林 ,卻是由Kodak所發明,是極具歷史意義的發明。雖然如今不少菲林已停產,但是市面還在售賣的菲林,大家又是否知道有何差別?就讓筆者來為大家介紹幾款熱門菲林的特色吧。
負片( Negative Film
負片是最普通、最常見也是最便宜的一種 菲林 ,拍攝後會得到反轉的負像,無論明暗、色調都與現實相反,沖洗後的底片通常會呈啡色,以C41方式沖洗。



  • Kodak Portra 400 淡雅清新

是Kodak目前最受歡迎的一款專業菲林,成像細緻柔和,寬容度幾乎是目前所有負片 菲林 中最高(電影菲林除外),且色調偏暖,適合拍攝人像或日落。
Portra 400 (濱田英明攝)



  • Fujifilm Pro 400H 日系藍調

顆粒相當幼細,日光下的細緻度幾乎可媲美數碼相片,因色調偏藍,且是很多日本攝影師最愛用及最常用的菲林,因此被稱為“日系菲林”。
Pro 400H (濱田英明攝)



  • AGFA Vista 400 鮮艷粗粒

AGFA菲林價格便宜,而Vista系列色調都頗鮮艷,且整體偏紅,是拍攝花朵和風景的平價之選。

Tudorcolor 200 柔和美肌

Tudorcolor 200


正片( Reversal Film/Slide
成像比負片細緻、立體,但寬容度低,測光稍有不準則會偏色。沖洗後的底片會是一張還原真實影像的幻燈片。正沖以E6方式沖洗,亦可玩正片負沖,會得出對比強烈、顏色鮮艷的影像。



  • Fujifilm Provia 100F 人景皆宜

如果想玩正沖的話,這是最受歡迎的正片,藍色表現特別出色,因此很適合用來影風和日麗下的藍天白雲,影人像膚色也很討好。
Fujifilm Provia 100F 正沖效果。(SHOWA



  • Rollei CR200 負沖之選

和Lomo X-Pro Slide 200一樣都很適合玩正片負沖,因為正沖得出的顏色並不討好,而負沖則是由黃色和綠色組成的高對比粗粒成像,有種玩味、隨性感。另外AGFA CT100也是負沖之選。
Rollei CR200 正片負沖效果。(SHOWA
黑白菲林( Black and White Film
顧名思義只有黑白兩種色調顯影,很適合自己在家玩手沖。很多人不知黑白 菲林 其實也可正沖,不過提供黑白正沖服務的店比較少見。



  • Kodak TMAX 400 適合谷沖

見包裝印著“World’s Sharpest”的標語就知道銳利度相當高,顆粒較粗(當然不及Tri-X粗)且對比頗高,谷沖(push)的效果不錯,很多人喜歡谷沖兩級當ISO1600影。
TMAX 400 谷沖至 ISO 6400 效果。(Megatoni Production



  • ILFORD DELTA 3200 最高感光

是目前感光度最高的 菲林 ,對比強烈且粗粒,帶有懷舊感。有賴其高感光度,可以在低光環境時也能使用高速快門,因此很適合拍攝運動、室內或夜景。
以 ILFORD DELTA 3200 長曝拍攝星軌。(網上圖片)



  • Rollei 400S 顆粒幼細

400S和80S都是屬於成像對比高且顆粒幼細的黑白菲林,也是Rollei最受歡迎的黑白菲林。




菲林沖曬誤區
很多人知道菲林有分手沖和機沖,但都誤解了手沖是最好的方式,事實並非如此。以C41沖曬的彩色負片,對溫度和時間的控制都要求很準確,效果出來才最好,因此以機沖較為適合;而黑白、正片(Slide)和電影菲林(ECN-2)因涉及較繁複的處理程序,通常會以手沖為佳。尤其是電影菲林,須要洗走底片表面的石墨再沖洗,須要仔細的人手操作,否則很難洗淨石墨,影響最後成像。 另外,近年也很流行以可樂、咖啡、梳打粉等食材舉辦的菲林沖曬工作坊,咖啡因可代替化學顯影劑,而可樂則可為底片定影。不過這種方式通常只適用於沖曬色調單一的黑白菲林,可不要胡亂嘗試呀。
荷李活導演聯手救菲林
進入數碼時代後,電影 菲林 幾近淘汰,而Kodak作為生產電影菲林的大廠,至2014年錄得虧損高達96%,面臨倒閉危機。幸好不少荷里活名導如Quentin Tarantino、Christopher Nolan及 J.J. Abrams等仍熱愛菲林,邀得華納兄弟、環球影業以及迪士尼影業等電影公司達成協議,在未來數年均會向Kodak購入一定數量的電影菲林,救Kodak於水火之中,轉虧為盈。而 J.J. Abrams和Christopher Nolan已首當其衝使用電影菲林拍攝,大家所熟知的《星球大戰7:原力覺醒》以及《蝙蝠俠:黑暗騎士》部分情節均是以電影菲林拍攝。
何藩經典作品。(網絡圖片)



metro Pop #559 Coverstory text/ 竺 photo/ Nick、網絡圖片、部分相片由受訪者提供