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hat's Up
11月13日
冬日「影」畫館
11月07日
JCCAC 手作市集(12月)
11月01日
門路x玩具收藏家販售展
12月20日
「Banksy: Genius or Vandal」世界巡迴展覽香港站
10月26日
「純真的渴望」森本由貴子個展
10月23日
「貳頁 - 看好設計」展覽
11月16日
Banana Effect《Game of Life II:你說謊?我淡忘...》
10月12日
《LIFE MART x HKJSA・手帳主題市集》
10月08日
「宮崎駿的德間書店 」海報展最終回

《胡莉糊濤》:艾慕杜華,正正經經講女人


艾慕杜華,西班牙鬼才導演。
他話過,同一主題,可以拍1000部片,每部都不同。
難怪第20部大作《胡莉糊濤》(Julieta),繼續耍拿手好戲,講女人;
今回聚焦一對母女的情感瓜葛,而且正正經經地……

回憶的羈絆

強調正經,事關艾慕杜華出名離經叛道。早期作品,cult味濃,如初試啼聲的《烈佬傳》,就說一名少女被警察強暴後決心復仇兼自殘,尖酸刻薄,又有點黑色幽默。千禧年左右的作品,沉實了,但不失前衞,好像《論盡我阿媽》,探討母愛,故事由一群邊緣人建構:妓女,變性人,吸毒者,愛滋病患,懷孕了的修女等,挑戰權威與禁忌。相比之下,今次至多出軌,以及有段隱晦的女同志情。
這樣,可觀性降低了?倒沒有,反而餘韻繚繞。中文戲名音譯英文,再食字(深意入場後就明);Julieta,故事主人翁之大名,亦即那位阿媽。艾導喜歡紅,一開場,已是一塊紅布的特寫,鏡頭拉開,原來是身穿紅裙的Julieta。劇情講述準備展開新生活的她,巧遇故人,勾起前塵往事──自己有個女,有天突告不辭而別,時間一晃12年;以為放下了,其實沒有,欺人容易自欺難。

告別的不安

所以你會猜到,故事的推進,是現在flashback過去,跨越30年。Julieta一角,二人分飾,分別是年輕及中年版(留意交接,頗無縫)。最大懸念,自然是女兒為何會離開,事實上不同的告別,對Julieta,都是不同程度的重。頭一回,在火車,有個怪男人攀談,她少理,誰知他跳軌自殺,令她很自責。後來,她結了婚,但丈夫風流,吵起來,她離家,怎知一別成永訣。自此,她和女兒相依為命,逐漸女兒大了,有次說要上山靈修,最後沒再回來。凝視已沒人的樓梯盡頭,不知是永別的告別最揪心,尤其當對方還是親生骨肉,並有預謀地消失……

壓抑的顏色

先前說過,艾導喜歡紅,其實不止,還有各種鮮艷顏色,並端到畫面上,成就強烈個人風格。只是,顏色也反映情緒,中年Julieta很壓抑,努力割捨有關女兒的記憶,無理由畫面大鳴大放,所以換上一片白──她最後搬去一間全白公寓,極簡佈置,零視覺刺激,呼應心境。好了,那為何女兒要走?不劇透,但可說是因為內疚,也因無情。兩母女,始終又是兩生花,先後走上同一段路,女兒還是明白母親,like mother like daughter。